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落定:欠债4000多万,小鸣单车却说账上只有35万!

拉丁传说 4月前 289

去年烈火油烹的资本宠儿共享单车,今年基本都作鸟兽散——倒闭、合并、转卖,留下一地鸡毛。

小鸣单车无疑是其中不幸的那一个。从 2016 年 7 月 29 日成立,到 2017 年底被部分用户申请破产清算,如今彻底宣布破产,小鸣单车用了短短两年时间,欠下高达 4000 多万元债权,并因此闹上法庭。

眼见它起高楼、宴宾客,如今楼却塌了。

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用户将其送上法庭

几乎每一家遇到资金困难的共享单车企业,都是因为用户哄退押金有所关联,而且每家遭用户退押金的共享单车,基本上都宣告破产而结束,而很少有用户真的能拿回属于自己的押金。

但没有任何一家共享单车企业像小鸣一样“令人瞩目”。

在共享单车全面爆发时,小鸣单车曾经是第二梯队的领头羊,在二三线城市大面积投放,颇为高调。但随着共享单车风口消失,小鸣单车命运也发生了逆转。

2017 年 11 月,小鸣单车内部员工在社交网络上爆料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已经失联,公司裁员比例达99%,创始团队已先后退出。

同时,入股小鸣单车的自行车厂商凯路仕也被曝出存在大量拖欠员工薪资的情况。此前凯路仕投资小鸣单车后,公司董事长邓永豪曾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加入小鸣单车。之后邓公开表示,其已在 2017 年 6 月退出了小鸣单车。

之后,小鸣单车CEO陈宇莹向媒体证实,公司经历了前期的风波,她一直希望可以通过顺利裁员,缩小运营范围,后续看是否能缓过劲儿。而近期因为资金压力,为了缩减成本,杭州的产品技术部门也并入小鸣单车在广州的电子围栏公司,不愿意离开杭州的她选择辞职。

事件逐渐变质,是从广东省消委会介入开始的。

2017 年 12 月,广东省消委会宣布起诉小鸣单车经营方悦骑科技,原告广东省消委会及其代理律师在庭上诉称,自 2017 年 8 月开始,原告陆续收到消费者关于被告押金逾期未退还的投诉。截至同年 12 月 8 日,原告共收到消费者对被告的投诉 2952 件(不含来访)。

2018 年 3 月 22 日,该案在广州中院一审开庭。法院判决,小鸣单车需按承诺退还押金,向公众披露押金收支使用信息,并在媒体上发表经法院认可的赔礼道歉声明。

与此同时,一名用户在以悦骑公司未退还其押金和帐户余额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悦骑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2018 年 5 月 18 日,广东消委会发布消息称,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押金未退还的消费者可进行债权申报。官方还专门开设了微信公众号,以便消费者通过小程序进行债权申报。

但遗憾的是,在破产清算这两个多月中,仍有大量小鸣单车用户押金未退。

欠债超4000万元,账上却仅剩 35 万!

2018 年 7 月 10 日下午,“小鸣单车”破产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广州中院第二法庭召开。债权人参会的方式采取现场参会和网络参会的方式,另外邀请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省消费者委员会的有关人员旁听会议,可以说很“隆重”了。

一周前,小鸣单车发布关于破产案债权人及记者疑问解答公告,但情况不太乐观。

“小鸣单车”的债权人散布在全国十几个大中城市,主要包括用户、供应商、员工这三类。截至债权申报期届满,“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 118738 笔,申报的债权金额普遍在 200 元左右,也就是押金;供应商申报的债权 28 笔,管理人确认的债权金额合计19129702. 47 元;另外,管理人核实的职工债权 115 笔,经济补偿金及欠薪合计1619365. 51 元。

合计一下,债权总金融超过 4000 万元,而经管理人前期摸查,目前小鸣单车账户资金仅剩余存放于微信账号上的 35 万余元。

目前小鸣单车主要财产是散落于各个城市街头的共享单车,因过于分散而造成回收成本高,难以处置变现。投资界了解到,管理人正在联系有关企业,以便回收散落在各地单车,但从整体报价情况来看,能收回的资金非常有限。

实际上,共享单车回收一直是一个难题。一名投资人告诉记者,目前回收共享单车在行业内没有普遍的市场价格,因为考虑到回收的高昂成本,很少有企业愿意贴钱去回收单车。

这是一个破产案件,破产本身就意味着“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退款需要看企业本身有没有资产,管理人是否能够切实追回资产。

由于悦骑公司的员工在管理人接管前都已辞职或已被遣散,管理人接管后,实际上是在没有留守人员配合和介绍情况的条件下,仅凭悦骑公司移交的资料,对公司经营及财产状况进行分析和判断的。“我们目前比较担心的是官司打赢了,被告却没有可供执行财产,这一点希望债权人也要有心理准备,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公告指出。

虽说企业破产并不意味着可以逃脱债务,但目前情况下,债权人想讨回资金有些困难。也就是说,若你是小鸣单车的用户,那押金很可能打水漂了。

疏于管理,死于资本

共享单车火爆的 2016 年,小鸣单车一个月内连融两轮,曾颇受资本青睐。

成立仅一个多月,小鸣单车便完成了数千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同年 10 月,小鸣单车宣布完成 1 亿元A轮融资,领投方为运动单车品牌凯路仕,部分上市公司股东跟投。同时,董事长邓永豪也加入小鸣单车创始团队,全面参与小鸣单车的经营战略、产品研发和供应链整合等业务。两轮融资,中间仅隔 11 天。

当时就有员工质疑称,“小鸣单车的所有单车均出自凯路仕,凯路仕生产小鸣单车,没有任何招投标,没有验收程序,纯属内部关联交易。”并且,凯路仕和小鸣单车财务共用,员工怀疑邓挪用押金账户的钱支付给自己的供应商。

彼时还爆出小鸣单车拖欠员工薪资的丑闻,而小鸣单车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却从未直接对员工做出任何解释。

就在小鸣单车传出押金退款的消息时,凯路仕又迅速和小鸣单车撇清关系,表示自己早在去年 8 月份就退出投资。但是无论是工商网站的信息,还是小鸣单车员工的爆料,后面接手小鸣单车的公司与凯路仕之间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另外,作为曾经投资小鸣单车的凯路仕,最近也是官司缠身,其董事长邓永豪因为借款逾期的问题被告上法院,最终法院判决其赔偿。

资本的游戏规则足够残酷,但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内部管理也实在堪忧。

小鸣单车由原宅米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金超慧创办,在邓永豪加入后,金超慧逐渐退出了小鸣单车的管理,之后频频爆出创始团队出走,真正将其推向死亡。

结语

小鸣单车的命运虽然走到头了,但共享单车的竞争远未平息, 2018 年以来,经历过行业大洗牌之后,共享单车也进入了下半场。今年 4 月,美团收购摩拜被认为是共享单车进入下半场的界碑。

迷雾仍未消散,如何尽快实现盈利仍然困扰着整个共享单车行业。如果想实现正向现金流,仍需探索更多的盈利方式。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